世间最残酷的事,一是时间无岸,一是流年似水。时间和流年,其实是一个概念,只是一个在身体之外,一个在身体之内。对它们最惨烈的计量方法,不是额头皱纹的深浅,而是手心能握住的多少。

评论 我要评论

还没有评论